咨询热线

400-656-0611

人工智能可以与病理医生优势互补 ——听专家谈兰丁AI云平台使用体会

一直以来,谈起人工智能,人们总会担心AI有一天会取代人,进而导致人类的大规模失业。如今,兰丁人工智能宫颈癌筛查云平台已经在国内外许多地方得到大规模应用,它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传统的人工宫颈癌筛查模式——由人工智能替代肉眼从数字化图像里寻找癌细胞,上传图像至云平台进行大数据分析后发出诊断报告。那么,对于细胞病理医生而言,人工智能究竟是对手还是帮手?在人工智能时代,病理医生的位置又该如何摆放?医生们对此究竟怎么看?



   1214日,武汉大学兰丁人工智能细胞病理诊断研究中心召开了一场特别的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多位细胞病理专家就兰丁人工智能宫颈癌筛查云平台的应用开展专题研讨。此前,专家们都曾作为人工智能的“把关人”,参与了兰丁云平台“人工质控”环节的测试——通过云平台进行人机互补诊断,对100例由人工智能初筛出的宫颈癌样片进行线上复核。在看过100例样片后,专家们对于兰丁人工智能云平台均持积极肯定的态度,认为人工智能可以与病理医生实现优势互补,成为病理医生的好帮手,并纷纷表示愿意加入兰丁云平台,成为人工智能宫颈癌筛查的“把关人”。


AI云平台为病理医生开拓了崭新天地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细胞室主任刘利敏

“开始也以为有了人工智能自己会下岗,后来发现人工智能云诊断技术并不会取代病理医生,而是为他们开拓了一片崭新天地。”刘利敏表示,细胞病理医生的工作量很大,每天看片子都会看到头昏眼花。人工智能云平台不光看片的效率和质量高,减轻医生的工作量,而且让医生可以不受地域和时间的限制,随时参与云平台的云上诊断。可以预料,将来还会出现非宫颈细胞的云诊断,AI云平台可以用于更多癌症的筛查诊断,病理医生的天地会更加广阔。


广东省河源市中医院病理科主任张薇

张薇从事病理诊断工作30余年,她认为,AI云诊断技术让细胞病理医生从枯燥重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只用在AI大数据和基层终端细胞信息标准化的基础上做高层次的复核工作,这是对医生作用的放大,也让医生有更多的时间享受生活。此外,云平台让医生可以多点执业,也缓解了当前病理医生人手短缺,新手临床经验不足的瓶颈,解决了诊断缺乏统一标准,结果参差不齐的尴尬局面。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检验科主任医师黄伏生

黄伏生认为,自动化是检验发展的必然趋势,兰丁的AI云平台是细胞病理行业的一次颠覆性革命。但人工智能并不会导致病理医生失业,相反,技术的发展始终离不开人。人工智能在宫颈癌初筛中替代了人,但金字塔的更高层还是需要有相当经验的专家来把关。

黄伏生乐观地表示,自己已经退休,但AI云平台帮助医生打破了地域和时间的局限,让自己这样的病理医生在退休后照样可以从容地参与到诊断工作中。云平台让医生退休后的天地更加广阔,这也是对医疗资源的更深层次发掘利用。



AI云平台让基层医生更有信心


湖北第三人民医院阳逻分院病理科主任陈新元

陈新元表示,AI云诊断大大缩短诊断时间,降低了医生的劳动强度,而且让病理诊断从凭经验诊断变成靠数字诊断,避免了依靠经验带来的认知差异,能减少误诊和漏诊,给自己的诊断带来信心,让诊断更有底气。另外,AI云平台也为病理医生提供了新的诊断途径,让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资源及潜力,在业余时间为中国宫颈癌筛查事业作出更多贡献。


吉林省吉林市桦甸人民医院细胞室主任尹萍

尹萍认为,AI云平台可以减轻基层医生的工作压力,补足基层医院的短板。基层医院的细胞病理医生每天要看的病例很多,但一个人一天最多只能看80-100个样本,用人工方式镜下阅片根本就看不完,基层需要更加高效的筛查诊断方式。通过兰丁的AI云平台进行诊断,85%的样本都可以被人工智能初筛掉,自己只需要复核15%的玻片,极大提高了诊断效率。此外,人工智能的高敏感性也减少了诊断风险,帮医生提高了信心。


AI技术是提高宫颈癌筛查覆盖率的有效途径


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细胞室主任胡顺则

胡顺则表示,目前中国的宫颈癌筛查覆盖率仍然较低,需要筛查的人口基数也很大,传统的人工阅片方式医生能力有限,面对庞大的筛查量难免力不从心,而利用AI云平台则可以高效完成筛查任务,是提高中国宫颈癌筛查覆盖率的有效途径。此外,AI云平台让病理医生足不出户就能服务全球,可以让稀缺的专家资源得到更充分利用,而且AI云平台可以提供良好的管理平台,让相关部门对筛查进行痕迹管理。在人工智能时代,细胞病理医生可以有更多作为。


湖北省肿瘤医院病理主任医师邓云特

邓云特坦言,使用AI云平台,使诊断变得更加高效率和高质量,让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体验。

邓云特表示,在基层医院进行宫颈癌筛查,可有效切断癌症的发展进程。但中国病理医生缺口较大,面对人口众多的现实,用人工方式难以完成巨大的筛查工作量,但AI云平台则在筛查工作中表现出了诸多优势:第一是高标准,湖北省2018年进行了80万例的人工智能宫颈癌筛查,使用的是同一种制片、染色及诊断方法,在统一标准下的筛查大数据更有说服力;第二是高效率,做完几十万例筛查只花了几个月时间;第三是高质量,做筛查要求筛查方法敏感性高,不漏诊,而在这方面,人工智能的优势非常明显。他认为,兰丁的技术优质高效,符合国情,AI筛查的普及将有望把许多癌症消灭在萌芽状态。



病理医生应当主动拥抱人工智能时代



原全军病理专业委员会常委、中部战区总医院主任医师、湖北病理专业委员会顾问、湖北病理质控中心副主任委员陈寿松

陈寿松表示,由于经验和水平的差异,用人工方式进行筛查,往往人和人,医院和医院之间的差别都很大。但从自己所做的100例测试来看,人工智能在阳性检出方面看的很准,应该说,兰丁的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了。而且,兰丁的AI云平台在筛查中也表现出了很高的效率,这对于弥补病理医生不足的缺口意义重大。她建议,面对人工智能时代,病理医生要从观念上转变,跟上时代的步伐。病理医生应该抓住人工智能时代的机遇,积极参与,主动参与,通过新技术放大自己的价值。


江苏省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李海

李海认为,通过AI云平台,能让细胞学诊断达到新的高度,能够查出大量癌前病变,可以挽救大量家庭。病理医生应该提高对新技术的认识,让自己的观念跟上新的时代,要抓紧掌握人工智能云诊断技术,推动这项技术的落地应用,同时当好人工智能诊断的把关人


武大兰丁人工智能细胞病理诊断研究中心研究员庞宝川

庞宝川表示,传统的人工筛查眼累脑累,身累心累,用人工智能进行自动扫描的过程,是对眼和手的代替,也做到了对每一个细胞进行客观分析,把医生从枯燥的重复劳动中解放出来。但人工智能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所以要对初筛结果进行复核。通过AI云平台,医生可以在千里之外为基层样本提供复核和质控,弥补人工智能的不足,这就是人工智能与病理医生的互补诊断。

“人和人工智能是不一样的,正如我们不会和汽车比谁快,人工智能就是个工具,是来帮你的,是放大你的能力的,而不是来替代你的。人工智能和人的关系是什么?是汽车与司机,飞机与机长的关系。”庞宝川建议,人工智能时代,病理医生一定要把自己放在驾驭者和工具使用者的位置上。



研讨会期间,各位专家应邀参观了兰丁人工智能宫颈癌筛查云平台,并就加强云平台的阅片体验,如何进行标准化制片,如何降低筛查假阳性提出了建议。

武汉大学兰丁人工智能细胞病理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孙小蓉对各位专家给予兰丁的支持和建议表示感谢,并热忱欢迎各位专家加入兰丁AI云平台,成为人工智能宫颈癌筛查的“把关人”,通过AI云平台为全国宫颈癌筛查提供更高效率,更高质量的服务。她表示,兰丁一定会和全国的病理专家进行更加紧密的合作,把专家的优势用好用足,实现良性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