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400-656-0611

【长江商报】海归孙小蓉:“技术花瓶”的硬着陆

长江商报消息 做早期癌检测技术领头羊,让别人去追赶吧

齐耳短发,一身黑色套裙。黑发里夹杂些许银丝,微微发福身体略显佝偻。5月24日上午,武汉光谷高科器械园武汉兰丁医学高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兰丁公司”)二楼,55岁的公司“掌门人”孙小蓉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干练得体,略显疲惫。

14年前,孙小蓉从诞生过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的加拿大BC肿瘤研究所出走,将肿瘤早期检测技术和设备引进回国。几年后,她创办“兰丁细胞检测实验室”并复制到全国各地。今年,首个海外“兰丁实验室”还将落户夏威夷,走向国际市场。孙小蓉热爱音乐,公司展厅里常年摆放着一架钢琴,疲惫时,她会弹奏一曲,在跳动的音符里,想像兰丁的未来。

引进新技术 填空白

如果没有回国,孙小蓉头顶的白发可能要比现在少许多。

“没有回国的话,我应该还在加拿大BC肿瘤研究所做研究员,每天按时上下班,做做实验,发发文章,拿着中产的工资,生活无忧。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孙小蓉告诉记者。

孙小蓉是地道的武汉人,1977年考入武汉同济医学院医学系,8年读完本科和硕士,在澳大利亚Monash大学拿到博士学位后,去了美国纽约Sloan肿瘤研究中心做博士后,又是8年。1996年,被聘为加拿大BC肿瘤研究所研究员后,丈夫和女儿也来到加拿大,一家三口暂居于此。

吸引孙小蓉留在研究所的是一项世界领先的肿瘤早期检测技术。“当时第一次见到这项技术,非常震撼。”孙小蓉介绍,该技术可以在人体还没有症状的阶段,用细胞DNA定量方法对人体细胞标本逐个分析,判断有没有癌细胞存在,并判断其发展趋势。其原理是将显微镜与电脑连接起来,然后把细胞放在显微镜下,电脑自动生成报告。“此前,我们都是按照传统的检测方式,借助显微镜用肉眼观测肿瘤细胞,准确度远远不及电脑自动检测。”

孙小蓉进行了多次实验,她曾把分离纯化后的痰细胞成分进行肺癌的诊断,使许多肺癌患者在早期就被诊断出来。“良性肿瘤不用管,恶性就要趁早切除。”随着对这项技术的深入研究,孙小蓉意识到除肺癌早期诊断技术外,用同等原理还可进行其他肿瘤早期诊断技术的开发。

但在国外,这项检测技术还处于实验室阶段,临床病例少,组织工作复杂,成本高。国内有庞大检测样本和巨大的市场需求,却没有这项技术,仍然沿用显微镜肉眼观测,大多要等到切片的病理影像资料出来后,才敢判断患者是否发生癌变,而这时一旦发现,多数已经是中晚期了,治愈希望渺茫。

1999年,“没法再安心做科研”的孙小蓉和丈夫商量后,只身回国,带回的还有世界先进的肿瘤早期检测技术和一套价值几百万的设备。

落地受冷 免费推广

“这项技术在国内是空白,无论是对科研,还是临床应用都有重要的意义。”孙小蓉原以为这项技术会给中国肿瘤早期检测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料回到同济医院后,却因缺乏高水平的管理和缺少高素质技术人员,先进的技术和设备无用武之地,孙小蓉成了同行眼里不实用的“技术花瓶”。

看着先进的设备躺在实验室里睡大觉,孙小蓉着急上火,她决定换方向,走向市场。

2001年,孙小蓉以技术入股,与武汉长发集团及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风险投资公司合资组建了武汉兰丁医学高科技有限公司及武汉兰丁肿瘤早期诊断检测中心,成为国内首家癌症早期诊断和检测的专业服务机构。

“兰丁”取英文“Landing”(着陆)之音,但其“着陆”市场的过程却并不平坦。武汉检测中心成立初期,客人少得可怜,没钱给员工发工资,孙小蓉经常向国外的丈夫求助。

“我是在不合适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孙小蓉说,2000年左右,国内对健康的关注仍停留在有病治病上,“花钱找病”这种超前的健康理念很难被人们接受。另外,癌症是人们最敏感的一种病症,一旦检查出来,难以接受。有一次,一位女性来做检查,被查出有早期宫颈癌的可能。病人得知后情绪激动,指着孙小蓉大声责骂:“我好好一个人,你们凭什么这么咒我?”

转机来自与武汉市计生委的一次合作。孙小蓉主动和武汉市计生委合作,利用对方成熟的网络,展开宫颈癌早期检测,全部免费。汉南区首批200多名育龄妇女体检,发现了4个早期宫颈癌患者,由于争取了宝贵的治疗时间,患者全部成功治愈。此后,肿瘤早期诊断检测开始逐渐被人们接受,迄今全国已有近百万人接受了诊断。

“引”丈夫回国做研发

“早期的检测设备是我从加拿大带回来,成本很高。”要降低成本,就得自主研发。很快,孙小蓉把同在加拿大BC肿瘤研究所工作的丈夫“引进”回国,开发产品。

孙小蓉擅长临床医学,丈夫汪健技术研发能力强,两人搭档,可谓绝配。2009年,兰丁研发全自动细胞DNA定量分析仪,可以用于宫颈癌、鼻咽癌、肺癌等不同部位癌症的早期诊断,很快获得了国家医疗器械许可证,去年在光谷生物城医疗器械园进行量产。

“我们现在还拿到了欧洲CE认证,设备可以出口欧洲、非洲国家。” 孙小蓉笑说自己先生是公司功臣。“他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知道怎样改进设备,我们的设备和检测系统比国外要精确和实用得多,但价格比他们低,一台便宜几十万元。”

孙小蓉的自信还缘于十多年来的巨大样本积累。目前兰丁积累了100多万例样本,这是国外同行很难做到的,“临床医学需要大量的临床样本来支撑,在国外可能找5000个案例都难,但在中国,只要下到基层就不愁没有足够的样本。”

做研发需要大量的资金,这些钱从何而来?孙小蓉苦笑道,最初靠卖家产,先生把加拿大的一处房子卖掉,拿来开发新产品。后来做检测赚到的一些钱,用来补研发。现在产品卖了钱,也拿出一部分做研发。

除此之外,孙小蓉也相当勤俭持“家”:办公室大部分的家具是从家里搬来的;只用过一面的纸张,她让助手裁剪成“豆腐块”,当作便签……

首个海外实验室落户夏威夷

对自己“抠门”的孙小蓉对他人却十分大方。

前些年,所有下乡检测都是免费。市场打开后,她坚持低价检测收费。现在在武汉市三甲医院做一次肿瘤检测,价格约300多元,而在乡镇,农民只需要60多元就能接受同质量的检查。而随着技术和产品的普及,还有降低空间。

“目前我们设在全国各地的细胞实验室有150家左右,我们的目标是到2014年在全球开200多家连锁。”孙小蓉告诉记者,近年来,公司创新了癌症预防新模式——以自主研发的全自动细胞DNA定量分析仪为核心,采用“麦当劳”连锁模式,在国内农村基层计生站、中小城市二甲医院、省会城市三甲医院推广“兰丁标准细胞实验室”。

今年,首个海外实验室将在夏威夷落地。届时,所有实验室都将实现细胞诊断自动化、运营管理信息化、质量控制专业化、配套耗材标准化,通过统一管理,实现流水作业,继续降低检测成本。

“我今年55岁,到了退休的年纪了,现在正在为公司寻找合适的职业经理人。”从商14载,孙小蓉却觉得自己距离商人甚远。她自称骨子里还是个科研工作者,对赚很多钱不大感冒,但希望所有人都用得起兰丁的技术和产品。“大家认可我半生的努力,我就很开心了。”

她喜欢音乐,公司和两处住宅处各有一架钢琴,每当工作陷入困境时,她会坐在钢琴前,轻轻弹奏起《不能这样活》,亦或是《远飞的大雁》。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她打趣道,“等我退休了,请个老师专门再学两年钢琴。”本报记者 马秀佳

孙小蓉

武汉人,55岁,美国纽约Sloan肿瘤研究中心博士后,曾任加拿大BC肿瘤研究所研究员。2001年在汉创立武汉兰丁医学高科技有限公司。

近日,美国女影星安吉丽娜·朱莉通过基因检测,得知自己携带BRCA1恶性突变,未来罹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几率极高。听从医生建议,她选择了双侧乳腺切除术,并将这一隐私公之于众,以“鼓励每一位女性”。这正是孙小蓉这14年来致力于在国内推广的事业。